主站 [切換分站]
首頁/國內樓市/正文

畢業季租房:整租太貴直租又少,房源被中介“吃差價”

2019-06-22 來源:新京報
 
點擊
 
評論

隨著畢業季來臨,畢業生成為租房市場的主要需求群體。數據顯示,雖然一線城市應屆畢業生就業比例持續下降,但大多數期待或選擇在一線城市就業的畢業生中,仍有近七成需要租房。

記者從多名正在租房或準備租房的高校應屆畢業生了解到,線上房源網站及APP是他們找房的主要渠道,但整租房租超出心理預期、理想“合租”不好找、直租房源又太少,成為他們進入社會前的第一道難題。

現象1

一線城市就業比下降 需求不如往年

近日,由麥可思研究院撰寫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《2019年中國本科生就業報告》顯示,近年來本科畢業生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一線城市的就業比例從2014屆的25%下降到了2018屆的21%,而在杭州、成都等“新一線”城市的就業比例從2014屆的22%上升到了2018屆的26%。

報告還顯示,畢業時在“北上廣深”就業的畢業生中,三年內離開的比例明顯上升,從2011屆的18%上升到了2015屆的24%。

北京工業大學一名應屆畢業生告訴記者,其準備前往杭州就業,“我是南方人,選擇杭州首先是因為離家近,而且發展前景不錯,現階段也比較容易落戶”。

多名中介機構工作人員表示,與去年相比,今年來租房的應屆畢業生減少了。“今年應屆畢業生和往年比不多,現在好多高校畢業生畢業后選擇不一樣,在北京上大學,回老家可以找到相當好的工作。”在帶記者看房時,一位中介工作人員說。

另一名在海淀區從事住房租賃中介服務的工作人員稱,據其觀察,今年考研的人比較多,因考研、實習而選擇短租的學生多,有長期租房需求的畢業生相較以往少了。

中國傳媒大學的一名學生今年畢業后準備讀研,他告訴記者,其所在班級20人,只有4人選擇就業。北京工業大學一名學生也表示,其所在班級24名學生,僅有5人直接就業,“大部分準備出國留學或者繼續考研,但也有其他班就業人數在一半以上。”

對此,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,就業還是大部分人的畢業去向,整體來看,一線城市依然是年輕人就業的首選,“去年存在租賃企業惡意炒作導致房租上漲加速的情況,相比之下才顯得今年一般。實際租金對比收入依然算是高位,但租金對比房價又太低。”

北京市房地產法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、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趙秀池則表示,一方面,房價擋住了一部分畢業生在一線城市的就業步伐;另一方面,各城市都在大力發展租賃市場,尤其是增加了人才房、公租房、企業職工宿舍的供應,一部分畢業生不需要到市場上自己租房了。

現象2

整租經濟壓力大 理想合租又難找

雖然統計數據顯示就業比例有所下降,但在畢業季,畢業生依然是北京租房市場的主要需求群體。58同城、安居客6月13日發布的《2019高校畢業生就業居行報告》顯示報告數據顯示,期待在一線城市就業的畢業生中,近七成選擇租房。

6月初,記者詢問多位準備在京就業的應屆畢業生了解到,大部分人已經租房或正準備租房。“畢業季租房從5月開始,現在需求越來越多,一直到9月份都是租房旺季。”一家中介機構的工作人員稱。

中介機構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,5月北京平均租金為87.91元/平方米/月,環比上月份上漲1.47%。至6月第2周,租賃市場熱度不減,但價格持平。從全國范圍來看,進入畢業季后,一些大中城市的租金均有上漲。

趙秀池認為,畢業季是租房旺季,這種趨勢不會改變。但隨著租賃市場的多元化供應,對市場租金的沖擊可能會越來越小。

多名即將在京就業的畢業生告訴記者,和租金較低但位置偏遠的房源相比,他們更愿意選擇價高但交通便利的租房。但交通便利的房源中,一居室的整租價格超出大多數人心理預期,三居室及以上則意味著需要與多人合租,因此對大部分畢業生來說,最佳選擇是“和同學或者朋友合租一套價格適中的兩居室”。

周晨在朝陽區紅廟北里和朋友合租了一套兩居室,3000元的月租對她來說是比較合理的負擔。

“很討厭早晚高峰擠地鐵,也很討厭把時間花在通勤上,所以寧肯貴一點或者房子舊一點,也要租在比較靠市中心的位置。”周晨說,位置是她租房考慮的第一要素,其次是價格、環境、裝修等。

但找到理想的合租并不容易。5月初,張一一尚未正式畢業,就在西城區宣武門租下了一套月租6500元的一居室。

“主要考慮的是通勤時間和房子的硬件設施、小區環境等,猶豫了很久要不要合租,最后還是因為找不到室友和合適的兩居室放棄了。”張一一說,大部分交通便利的兩居室位于老舊小區、格局較小,綜合考慮后不得不刪除很多選項,“我的預期租金是3000元左右,現在翻了兩倍不止,所以不得不繼續依靠父母。”

網友參與評論
 
條評論
表情
點擊加載更多
返回頂部
可爱脸谱救援彩金